?
注冊忘記密碼

中國水產養殖技術行業門戶網站

查看: 110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18歲,謝謝你們喜歡過我

[復制鏈接]

2萬

主題

2萬

帖子

7萬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75999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10-1 15:19:59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【導讀】五點,夕陽快下山了,最美不過夕陽紅,下班休息鈴聲一響,工廠基層員工離開機房,躺在公司綠化帶睡覺的打盹的,喝白開水啃冷饅頭的,拉家常的
第一個男孩子喜歡我的時候,那一年,我18歲。  他姓戴,26歲,可以稱之為男人,個子矮小、其貌不揚、說話慢條斯理。是我畢業實習分配到工廠的第一個師傅,我叫他戴師傅。  戴師傅的工作是第一道工序,壓鑄成型,簡單的就是把滾燙的鋁湯放進模具,合模冷卻后,成了形形狀狀的模型,制程品檢員需要第一時間查核試裝模型,是否可行,合格后讓機臺員工按標準作。也是最危險最惡劣的環境,廠房溫度高、機臺滾燙的鋁湯不小心飛濺,還可能導致皮膚燒傷、毀容,每年的工傷好幾起。  我們這些實習生只是學習流程的,更何況女生至今沒有分配到這一道。我去的時候,就像是滾油中滴進一滴水炸開了鍋。他們好幾個開玩笑我影響工作效率,惹得那些男性作工的眼光老往我身上瞟。  學習了兩天,和戴師傅相處的還不錯。一同去的實習生有十多個,話說我是最聰穎的一個。怎么說我也是品檢專業班出來的,專業又學得不賴的。  主管安排我上夜班,戴師傅曾好幾次去看我,起初,我只是以為同事間關系與搭話罷了,師姐告訴我,他可能對我有意思,我腦子一嗡,不可能。  再后來,他天天一條短信,不耐其煩地發了整整一個月。我問他,到全國白癜風醫學高峰論壇在京啟動 權威發布《白癜風診療康復標準》 北京中科白癜風醫院底想怎么樣,他說他喜歡我。頓時,我的表情比麻花還扭曲。  我哪能忍受這樣的愛情啊,這又不是兩情相悅。我也很難想象,要怎么和一個大我8歲的男人交往,還是我最不喜歡的類型,也聽同事說,他為人小氣、膽怯什么的。再說,我這么小,有的是青春年華沒來得及享受,他都這么大了,他的青春耽誤不起了,可以談婚論嫁了。一想到工廠里的那些女孩子和廠里外地人談情說愛,并遠嫁他方,天天待在暗無天日的工廠,拿著可憐低微的薪水緊巴巴地過日子,我真受不了這種生活。而且我在備考大學,是不能留在工廠的,像我這樣的女孩子,怎么可能甘于現狀。這么一長串的現實問題,我越強烈地感到我必須快刀斬亂麻。  再來,我約了他在天橋,一臉嚴肅地告訴他,我們之間不可能,我不希望有什問初期白癜風怎樣辨別么進一步的感情,并說我不可能留在工廠,過了實習期就走。  說完,我就獨自走開了,當時我離去的背影我想應該特別酷。  這事兒也還多虧我的兄弟ZL,他在我們縣城念高三,是我要好的初中同學,戴師傅不死心,我騙他,我有男朋友了。這時ZL挺身而出,給戴師傅打電話又是發短信的,意思我是ZL的女朋友,少煩我之類的。搞到最后,我真的差一點成了ZL的女朋友了,還好,只是差一點。  再后來,他死心了。我調去采購檢驗,他去別的部門另謀高就,我們就不相往來了。  第二個男孩喜歡我的時候,也是18歲。  很巧,也是在我實習的同一單位,是我的師弟,年紀大我一歲。  高中剛畢業、暴發戶的兒子、紈绔子弟、很滑頭、做事毛手毛腳、做人言而無信。來工廠只不過是來鍛煉生活,吃點苦罷了。  第一次認識他時候,我和師姐去食堂吃飯,他在我們后面,大吼大叫,我很火,隨口就罵了他。煩不煩啊,就你一個人嚷嚷,丟不丟臉啊,還給你們組的同事抹黑,有本事你再去向副總(副總是他老爸的好友)投訴啊,對我有意見也可以反饋,我的工作號是XXX。他啞口,安靜了下來。  后來,我一直很厭惡他,我很討厭那種類型的人,非常的有偏見。他倒不計前嫌,左一口右一口師姐地叫著,不然就叫麥草,從不叫我名字,后來,同事們也跟著叫麥草。有時很殷勤地為了我買早點,買一大堆零食。  五點,夕陽快下山了,最美不過夕陽紅,下班休息鈴聲一響,工廠基層員工離開機房,躺在公司綠化帶睡覺的打盹的,喝白開水啃冷饅頭的,拉家常的  麥草,吃點東西吧?師弟這個煩人的家伙又往我這邊靠過來。  我正忙著做一大疊的報表和單子。你沒看到我在忙么?  這些東西,不要弄了,我都從來不屑寫的。  哪能跟你比丫,你有副總罩你。我酸了他一句。  那你吃完再忙,奶茶要趁熱喝。師弟語塞。  我不喝奶茶,太甜膩,你滾開了,別煩我。  那我等你忙完,行了吧,寫完我想和你說說話.師弟搬了張凳子坐了下來。  行了,我不寫了,有什么話你就說吧。我摘掉眼鏡看了下他。  他倒反而不不知所措了,支支吾吾地說,他愿意供我讀書,也會努力賺錢,供不了可以讓他父親供。實在不行,去他爸公司上班。  我記得我當時表情特別鄙視他:我要是這種人,我就不會走到今天。這意思我聽明白了,不就是做感情交易嘛。  麥草,我只是想對你好而已。  行了,別說了,你最好讓我清靜清靜。  他抓起我的右手臂,我緊張地問他干嘛,他說想讓我記住他。說完就朝我的胳膊狠狠地咬了下去。沒想到的是,那天我剛好穿了一件長袖的襯衣,胳膊襯的袖子可以用扣子挽起。他咬到了扣子,沒留下牙印,卻差點把他的牙給嗑斷了。  后來,他要走了,他爸讓他離開,我正要調去別的部門,我們干這一行的,分分合合,工作不停地調換。臨行他給我發了長長的短信說:你這個傻女人,你會后悔的。還有,我跟你說過我的前女友,她是因為出車禍了,你的性格和長相很像她,可是又不一樣,你很特別。我只是想對你好而已,當然,你不會看上我這種人。怎么聽起來像是老套的劇情呢。  我離開很久,師姐對我說:師弟交臺北哪家白癜風治療最專業了個女朋友,可是又分了,他說還是忘不了你。是么?我淡淡地回應他。他沒有忘記我,是因為他還沒愛上第二個可以讓他為之瘋狂的女子,總有一天,他會忘得了的。  如今,我20歲了,早已脫離了工廠機器轟鳴的日子,轉身考了自己想念的大學,并找了份寫字樓的工作。  再回首18歲,謝謝你們曾經喜歡過我。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發表回復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QQ在線咨詢
水產養殖交流群
水產養殖門戶網
水產養殖微信群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抽奖选号器